中公名城新网
当前位置:中公名城新网 > 戒酒 >

淄博哪家中心戒酒瘾专业的

发布:2018-04-16 09:52 | 编辑: 健康观察

 1988年4月1~11日,我应惠普公司邀请去美国纽约硅谷参加RISC产品发布会,并参观了设立在硅谷的惠普总部。当然,第一次出国访问是很艰苦的,我拿出我所有的专业、英文、采访写作本事,回来写出了一则消息和四集连续见闻,其中涉及到RISC、硅谷、新加坡IT业、台湾IT业中的中文信息系统。

这些文章不仅是最早的中国IT记者眼中的硅谷和RISC,而且第一次接触到台湾IT媒体及IT学术界。第一次到纽约我倒没什么感触,反而觉得纽约比想象中的色彩灰暗,而硅谷给我的印象好极了。

“每一片叶子都反射着加里福尼亚的阳光”我在《我所见到的硅谷》一文中写到,“在绿色内藏着IBM、SUN、惠普等计算机公司,只有斯坦福大学红色的胡佛塔顶高耸在绿色中,仿佛告诉人们,只有它才是硅谷真正的主人。”(硅谷东面长48公里、宽16公里全部属于斯坦福大学,IBM、惠普、SUN、英特尔等计算机公司都是租用斯坦福的土地)。

以后11年中我又十几次访问硅谷,每当看到硅谷的绿色,我心里都在默默地欢呼:硅谷啊,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

当然,我对硅谷的崇拜和爱不只是风景和空气中的花香,这种感觉就像艺术家崇拜意大利、热爱巴黎一样。硅谷是计算机技术、产品、产业的摇篮。不过让我到硅谷来工作,我想我会满足得失去理想和前进的目标。

说起这次纽约大会,不得不交待一下RISC的技术背景。在RISC问世之前,人们为了增加计算机的功能而不断地增加计算机指令数量(当时计算机平均指令在300条左右,当时的 DECVAX机指令为304条)。

从1979年开始,美国帕特逊等人开始对指令数量的利弊开始研究,他们发现复杂指令(又叫CISC)有以下缺陷:计算机80%的时间只运行20%的指令。CISC不但延长了产品研制周期,还加大了研制成本,更容易造成设计上的失误。即使是技术再高也很难将全部硬件放在一个芯片中。阻滞了单片计算机的发展。操作复杂化,难以提高速度;指令复杂化即执行复杂化,复杂化的芯片散热难度会增加;复杂指令的故障率会增加……

 

在上述背景下RISC问世,当时对于惠普公司来说是冒了一定的技术、市场风险的。在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的10年里,以IBM、惠普、SUN、SGI、DEC形成了RISC/Unix平台的五大阵营,至今这五大阵营中的IBM、惠普、SCI都有英特尔/ Windows产品,并支持着他们硬件一半以上的营业额。DEC被Compap收购,SGI于1998年也宣布推出NT平台产品,惟独SUN公司的 Sparc RISC没有屈服,但是其Solaris操作系统也宣布支持惠普与英特尔合作的IA-64为硬件平台。

现在看来,当年的RISC演变到今天已面目全非,无论是英特尔公司的MMX,还是PⅢ CPU都一个劲儿地增加指令,MMX在1996年10月宣布时说增加了57条指令,PⅢ在1999年宣布时又说增加70多条指令,这样看来帕特逊等人研究的关于复杂指令的弊端只会越演越烈,即使是现在没有表现出来,也是未来计算机CPU的隐患,IA-64位已经解决了这些隐患,把寄存器部分独立出来,将来的CPU也许不会是一块芯片,而是一组芯片了。

然而,目前有专家不这么认为,他们说目前IC的工艺散热可靠性的提高、并行指令执行速度等提高、无序执行技术等的盛行,RISC概念已经过时了。

 

当然这只是从技术上说RISC的前途,而市场则是另外一回事儿,由于应用软件的寿命长达50年,我们仍然不得不用更多指令的计算机,英特尔公司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了20世纪乃至21世纪至少前5年的CPU的霸主。我们只能把再次精简指令的希望寄托给英特尔公司。

1988年4月4日,我在一次午宴上认识了新加坡工学院副院长康长杰,他告诉我当时新加坡年产小型机100部全部出口。当时新加坡生产的计算机和 DECVAX系列机兼容,名字叫 Tata Elexi。

从那次交谈可以看出,10年前新加坡IT界也生产过自我品牌计算机。

4月4日晚宴时我又认识了台北淡江大学赵荣耀博士,我与他谈话中获悉从70年代起台湾开始研究计算机中文输入,当时的多种输入法无法将标准统一,新的输入法还是层出不穷。最后我与赵博士达成共识,既然PC有电脑的俗称,那么它的输入法也应该和人一样,接受信息有不同的方式,不可能靠单一的感觉器官,需要借助眼(光)、耳(声)、手(键盘)等方式,并且这几种方式都可能并存。

由于人眼接受的事物占人总体感官的70%,那么光输入法可能有比其他输入方式占主流的趋势。还有,华语的音节明显,语音输入方式会比其他语种占优势……

 

当然,这些都是11年前的结论,在今天来看手写输入(当时硬件平台算法不成熟)也可能是计算机输入法的后起之秀。

本文作者2018年4月15日,加:回想起来,从我从我第一次到美国采访已经过了30年了,计算机的工作原理没有多少改变,而计算机的应用都面目全非,而过去绿色淹没的硅谷,如今绿色都被建筑逐渐淹没,但我仍然爱你—硅谷。

与台湾同行建交

 

在这次会上,我还认识了台湾 PCWEEK总编林登祥。两个月后他到祖国来访问,我通过在“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工作的丈夫为他办到了记者证,他证件的号码是009。

现在台湾媒体经常来,没什么稀奇,而当时绝不是这样,林登祥走到哪都很好奇。他指着街上的“粮店”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在他的要求下,我带他到计算机公司采访,并陪他请有关人员吃饭,反正他在京期间把我累坏了,我因此也成了海峡两岸IT媒体的第一个中介。

当然在此之后台湾 PCWEEK社长吴家璘多次访问,与他关联的法律界、商界的人员也多次访问,他们都与我联系。吴家璘多次与我商量要在祖国办 PCWEEK时,我很茫然,我实在不懂也不感兴趣办什么报,我只愿意去采访、写作。

 

10年以后,也就是1998年春天《每周电脑报/ PCWEEK》已创办了一年半以后,吴家璘到《每周电脑报/PCWEEK》参观时,当着全报社编辑们说:“10年前我就认识克丽,我想让她和我一起办祖国大陆的 PCWEEK,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功;而今天克丽还是在 PCWEEK,看来无论谁在办 PCWEEK都要请克丽。”吴家璘只是证明了一个事实,我能来 PCWEEK工作全是因为PCWEEK能给我工作的平台和实现自己理想的条件。

本文作者2018年4月15日,加:至今我和吴嘉璘有微信来往。保持着30年的友谊。

在山西煤矿采访发高烧

1988年5月,我在《新闻联播》上看到山西平朔煤矿的报道,报道中提到投资6亿美元。我想这么大的投资一定会有计算机控制在其中,于是我提出上山西平朔去采访。

山西是个少雨的省份,可1988年初夏下了好几场大雨。我一下火车水就淹到膝盖以下,我不知道哪有去矿山总部的车,只见一辆装煤的黑黑的车驶过,我大声对司机说:

“是上矿山总部的吗?能搭上我吗?我是北京来的记者。”

矿上的司机很善良,同意我搭车。我坐着黑呼呼的大卡车到了总部。总部宣传部的人很热情,把我安排在招待所里住下。

由于淋了大雨,当晚我就发起了高烧,全身发冷,冷得我从没有人睡(四人一屋)的空床上,拿了一床被子捂汗。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有人在动我的被子,我睁眼一看,一位女招待员气势汹汹地看着我。还没等她吼我,我就先讨好她,对她说:“同志对不起,我是北京来的记者,我在发烧,如果把被子拿掉,我出不了汗、退不了烧就糟了。明天我就不能工作了,完不成工作我就回不北京了。”说着说着我流出了委屈的泪水。女招待员到底是女人,她也看到我红红的、发烫的脸,放下被子走了。果然那晚上我出了一身大汗,病第二天好了,我就开始采访。

 

当我站在直径1.5米的大车轮子下,问司机这种大卡车如何用电子设备控制时,我感觉自己是多么渺小而又了不起啊。回到北京后我写出了《煤城,电子城》,并获得了产业界好新闻二等奖。

今日下午,三六零公告称,姚珏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CFO职务。同时,廖清红亦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

这距离奇虎360借助江南嘉捷之壳回归A股不到两个月。看上去颇有些异动的感觉。

不过,想想看,应该也不那么神秘吧。夸克认为,这还是在过去的逻辑之中,就是说,许多公司一上市,CFO本来就是最常辞职的角色。这个也是A股上市公司群的一大“风景”。

当然要略微具体展开一点点。这种“风景”背后,常常对应这样的原因:

一、权力与利益诉求:职业升迁空间、薪酬等利益;

二、压力面:工作创新空间、业绩变脸导致市值管理压力等。

三、新的机遇:追求更为独立的个人价值、新的成就感、满足感。

我快速串起来说几句。

所谓压力面还有多重:工作本身、业绩变脸、来自投资人、董事会的压力等。

姚珏99年就是搜狐财务总监。2006年到2008年担任奇虎360财务总监,自2008年起担任奇虎360财务副总裁,2012年成为联席CFO。

看得出,她不但经历过搜狐IPO与搜狐复杂并购、奇虎360挂牌美国,还经历了奇虎360更复杂(代价也高)的私有化以及眼前的借壳重组上市。她几乎经历了相对完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

于一位本土成长起来的职场女性来说,就更不容易。这样的职业女高管,一定承受了远比男性高管更多更隐秘的考验。

周鸿祎在内部信里高度赞扬了姚珏12年来的忠诚、责任、专业度、每逢大事时的决断力,确实名副其实。他多次用了“战友”,并罕见地用了一个“亲人”词汇。显见感情多深。

但履历越丰富,向下走可能就没有那么多新的期待了。或者说会很少新鲜感了。

就职位说,她已是CFO,位高权重,按照奇虎360的业务模式、三六零董事会格局,以及周鸿祎个人风格,她很难再有更高的空间。即便未来奇虎360会有更多成长机会,尤其是涉及到资本运作,她的工作可能也会有相当程度的重复。

何况这个周期,许多公司CFO的角色,越来越要跟具体业务紧密结合。你能看到过去几年,CFO变身CEO的案例很多。

但是奇虎360的愿景与重新定位决定了它未来将向许多行业、企业、政府、机构等场景渗透,就是B端气质更浓。这对高管的专业度会有更大的挑战。而且,在中国,360的安全类业务,每一步渗透基本都很难脱离当局的政策面变化。

当初,周鸿祎对外表示,私有化让公司背负了巨额债务,但这是为了中国本地市场,必须做出的牺牲。

我个人认为,未来一到两年,三六零CFO岗位一定也会发生变化。

除了上述一层,她会因为个人利益离开吗?

放在她身上,恐怕也不是没有一点迹象。姚珏虽然位高权重,而且在奇虎360IPO尤其是后来融资私有化、借壳上市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甚至有人说,没有她,奇虎360不可能成功回归A股,但一个尴尬是,她所持有的三六零股份,不要说无法与机构比,在诸多自然人股东里,她也排不到前面。

也就是说,如果纯从利益看,姚珏的位置、承担的责任与压力,与她的实际薪酬可能有比较明显的反差。

还有,身为高管,锁定期无法套现,买卖自家股票都会敏感。辞职而去,即便仍有锁定,也会自由许多。此前多年,本地许多公司高管挂牌后密集辞职,确实跟这有关。

当然,我们判断,这层应该也不是姚珏离职的核心理由。

直接说说压力与机遇吧。在我们看来,这应该是她离开三六零的两重主要原因。

先说压力面。工作压力谁都有。这里不想展开一个CFO面向内部、外部比较繁重的职责。有人说回归A股后,比应付美国投资人要轻松,我觉得肯定相反。除了内部业务层面,除了面对投资人,本地资本市场,也还有诸多社会人际的压力。

但更大的压力。我想,应该来自三六零业务层面以及未来的变化。

你要体会一下这微妙的时间:两周前,三六零刚发布了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营收122.38亿,同比增长23.56%;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3.72亿,同比增长80.15%。

看去非常强劲。但要意识到,这是借壳重组上市前一个财年的数据,不太可能完全反映360的成长性。这里面不可能没有非常积极的财务政策。

这当然不是说财务造假,而是说为了借壳上市,许多有利的操作利好都可能提前释放,透支未来一年甚至更久的业绩。那么,随后就可能会有业绩变脸的压力。

这一幕,暴风科技当初已经上演过。更多企业也是如此。有的公司刚刚IPO后第一季都已经大变脸。

当然,你若细心,能注意到,根据重组上市相关协议,360公司承诺了未来3年的扣非归母净利,分别不低于29亿、38亿和41.5亿。应该说,增幅预期还是很乐观。敢这么承诺,应该有它的底气。

目前看,360业绩是不错。收入构成看,2017年主要收入为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和智能硬件业务,分别约为91亿、17亿、11亿。其中导航、游戏、搜索业务属于大头。

也要看到,传统的业务形态、2C的业务形态占比仍很大。当然只就架构来说,毕竟羊毛出在B端。但是,周鸿祎在2017年年报中渲染的未来业务,尤其围绕安全方面的自主创新能力和研发能力,建立人工智能、操作系统、云服务方面的研发平台,对可穿戴产品、智能家居产品以及消费车联网进行研发等等,这类涉及行业互联网业务,都不是那么容易快速吃到蛋糕的。

一旦主业利润无法达成,为了履行承诺,未来3年,360不排除继续陷入激进的财务政策中,强化资本运作,导致后续业务风险累积更多,透支未来业绩更多。

我们相信,姚珏应该能看出这种压力面。既然通过财务操作能安仁度过,360市值承压也一定颇重。股价波动幅度应该不小。

事实上,过去一个多月,它的市值大幅缩水,已反映出过去一年多的激进财务策略。老实说,我们觉得它的市值水分较高。

在奇虎360的发展史上,姚钰于它的价值,已经处于一个历史高点。放在整个行业也是光彩照人。但是,她不太肯能置身于上述压力之外。

此刻辞职而去,在我们看来,其实也是最佳的时间,称得上急流勇退、功成名就。否则拖下去,2018年Q1、Q2财报,就可能削弱她的风光。

我们判断,这应该是她辞职的主要原因。

当然,这不是度君子之心,不是否认姚珏离开奇虎360的意义,以及新的职业机遇的来临。

其实,我们觉得,以她的资历,在这个时间窗口,以她的资历与专业度,或许能帮助更多需要融资甚至IPO的中国独角兽们踏入资本市场,获得更大的竞技场。

事实上,我们确实也已经看到,最近几年,一批从成熟企业中走出来的CFO,越来越呈现为“职业化”角色。就是说,他们会在许多新的公司之间快速迁移,完全短期的融资或者IPO目标后,会快速离场。这也是一个市场成熟的想象。当然它的成效(包括社会层面)是否完全合理,是要经过一段较长周期的沉淀才好下个粗略的结论。

不过,我们自己此刻的判断是,姚珏不排除去赶下一批中国独角兽企业群体集体变现的职业商机。或者她本身就是新一轮创业者。放在上面的逻辑里,则是追求更为独立的个人价值、新的成就感、满足感一层了。

所以说,姚珏辞别奇虎360,也是一种颇富深意的春秋笔法。一个词,“继往开来”罢了。

新京报讯

(记者江波)豪门梦碎的故事总有围观热度。继贾跃亭之后,贾妻甘薇也成“老赖”的消息15日成了微博的热门话题。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显示,在与中泰创展的14亿债务纠纷中,甘薇、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当年曾以易到为主体贷款14亿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显示,由于未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甘薇上月7日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与甘薇属于同一案号,即(2017)京03执646号的还有贾跃亭和乐视控股。

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上述失信被执行人应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约14.03亿元;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人民币14亿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自2017年7月11日至实际清偿之日);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该网站的信息显示,贾跃亭已经7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乐视控股为6次,甘薇是首次被列入。这意味着在国内的甘薇将在乘坐火车、飞机、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等方面受到限制。

中泰创展和乐视系的一次交易曾引发外界广泛关注。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为抵押物,以当时还在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借款主体取得一笔14亿联合贷款。腾讯科技曾报道,这14亿贷款并非由银行提供,而是由中泰创展提供,乐视只是借南京银行的通道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据报道,中泰创展的实际控制人为解茹桐,解茹桐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琨亲属。

这一贷款数额与上述案件涉及的金额相符,所涉及的交易或为上述交易。至于甘薇为何会卷入其中目前尚不得而知。

有律师称:有隐匿或转移财产嫌疑

在与中泰创展的纠纷中,甘薇、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民事诉讼法规定,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要向法院报告其一年的财产情况,被执行人拒绝报告的,就属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一位律师对记者表示,这说明失信被执行人有隐匿或转移财产的嫌疑——隐匿或转移需要有固定的动作或者行为。

也有声音提到,可能是因为失信被执行人没有申报财产,执行立案后法官会要求被执行人进行财产申报。

有执行裁定书显示,截至去年底,贾跃亭名下已经没有其他可供还债的房、车、存款记录,一旦发现也会被法院强制执行。

除了中泰创展追讨的债务,随着债务逐渐到期,还有其他公司踩雷乐视。一则新的消息是,上市公司毅昌股份(生产液晶面板等产品)因新乐视智家欠款计提坏账业绩下滑。

根据毅昌股份披露,2017年,新乐视智家累计拖欠了其4.21亿元,计提坏账比例也从10%上调到了60%,总计2.52亿元的坏账准备。

人物

甘薇:从“第一好命”到“老赖”

今年初,贾跃亭曾表示,已委托甘薇、贾跃民全权代理其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包括资产处置等相关工作,也由甘薇、贾跃民全权负责处理。

甘薇也曾在个人微博中多次表达类似的意思,并发出《一个妻子的内心独白》长文,细数“婆婆患上抑郁症”,“姐姐一夜白发”等细节打感情牌。这位曾被称为“娱乐圈第一好命贵妇”、“太太生日会”的主角,如今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令人唏嘘。一位曾经接触过甘薇的人士对记者说,她过去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谈论丈夫贾跃亭,“《太子妃升职记》大火那阵子,她当时挺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的,不只是依附贾跃亭或者乐视”。

不过,与豪门贵妇命运起伏的故事相比,相关方更为关切乐视危局何时解。“临危受命”的甘薇等人目前显然尚未处理完毕庞大的债务。

截至4月3日最新披露,关联方对乐视网所欠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7.258亿。

作者:江波

 

淄博哪家中心戒酒瘾专业的》由中公名城新网整理提供,转载请注明!原创另行标注!请尊重版权!http://www.zgmcxw.com/jiejiu/61687.html